普陀山的成功之道

2017年05月26日 10:06 来源:中国经营网 编辑:湵髯

四大菩萨道场中,五台山资格老,历史最久。峨眉山在四川,早先是道教圣地,后来才慢慢地变成了普贤菩萨的道场。九华山靠朝鲜王子金乔觉的出家,才成为地藏王菩萨的道场。普陀山开山祖师是慧锷。金乔觉生活在唐玄宗开元年间(713-740年)。慧锷生活的时间有两种说法,一说在唐懿宗年间(863年),还有一说是在后梁年间(907-923年)。无论采用哪种说法,普陀山的历史都比九华山短,更短于五台山和峨眉山。
  可是,普陀山后来居上,在许多方面比其他名山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小岛面积不大,却拥有普济、法雨、慧济三大寺,88所庵院,号称“海天佛国”。

成功三道

依我看来,普陀山之所以成功大概有三方面的原因。
  第一,善于筹款,特别是敲皇帝的竹杠。只要和皇室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,和地方官员自然就会比较容易相处。第二,有文化,有名人,在学术上站得住脚。这是和高层搞好关系的必要条件。第三,能够选好接班人,一代一代传下去。
  普陀山的主持和尚一般都很善于经营。他们筹款的主要目标集中在皇帝身上。 史书记载,普陀山在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朝都得到皇室大力赞助。
  北宋年间,真歇大师将普陀山的佛教定位于禅宗,得到宋哲宗和宋高宗的赞赏。真歇能够直接向皇太后化缘。1333年,元朝的宣让王捐“钞千锭”给普陀山的宝陀寺。明朝万历三年(1575年),普陀山主持大智融得到万历朝的皇太后金币香幡,并且出钱建塔。万历二十七年,明神宗派太监赵永、曹奉来普陀山,送《大藏经》678函,《华严经》一部,金佛像一尊。万历二十九年一场大火烧毁了藏经阁。第二年明神宗派太监张随来普陀山,送来金银和佛经。他在岛上八年,帮助修复寺庙。1689年,康熙南巡,送给普陀山帑金千两,建造寺院。1691年(康熙三十年)别庵性统重建普陀山,和硕裕亲王送戒衣、袈裟等,请别庵大师为皇上设坛传戒,祝福延寿。别庵大师和皇上常有诗文往来,皇亲国戚敢不巴结?普陀山财源自然不成问题。1699年,康熙皇帝一高兴将明朝皇室建筑的南京故宫黄琉璃瓦赏给了普陀山。
  天下寺庙很多,能够从皇上口袋里掏钱出来的不多,无论哪朝哪代都能够从皇上那儿化缘的就更稀奇了。化缘本领超过普陀山方丈的恐怕没有几个。
  普陀山长盛不衰的另一个原因是住持方丈往往是著名学者,在丛林中地位显赫。佛家名典《五灯会元》的作者就是普陀山的和尚大川普济。
  元代,普陀山大和尚一山一宁,著作等身。他去日本之后被日本天皇尊称为国师。明初,普陀山孚中怀信大师为朱元璋讲经说法,著有《五会语录》。清朝,别庵性统法师著有《续灯正统》、《径山录》、《奏对录》等。潮音通旭主持普济寺,著有《潮音通旭师随录》。光绪年间,普陀山出了个著名画家竹禅。
到了民国时,普陀山依然地位尊崇,净土宗十三代祖师印光在普陀山讲经,弘一大师特地赶到普陀山来拜印光为师。
  有些寺庙极盛一时,可是却盛不过三代,很快就被其他寺庙超越。普陀山很注意培养接班人,高僧辈出,后继有人。
  例如,潮音大师圆寂后,传给古心,再传自修,再传绎堂心明。绎堂心明的几个徒弟本事都很大,震六源法、中赞源善、梦兰源山接连主持普陀山,干得都不错。之所以普陀山总有能人接班,恐怕和学术环境有关。“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”,普陀山注意挑选那些肯读书的和尚,培养他们继承法嗣,在学术传承的同时增强寺庙的影响力。

管理信众

潮音洞其实是海边的一条巨大的岩石裂缝,或有20多米高。海水涌入,发出阵阵轰鸣。游客纷纷将硬币投向岩壁上的一个小平台,绝大部分都滚落洞底。探头向下望去,好家伙,一个人在下面提着一个塑料袋,从水中摸出来一把又一把硬币。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爬下去的。
  凡是名胜古迹中的地形险要之处往往被人选来自杀升天。好比说,峨眉山的舍身崖,美国金门大桥,每年都有人从这里跳下去寻死。当局不得不派些警察守在那里,屡禁不止,不堪骚扰。潮音洞的麻烦更多,不仅有人在参拜观音之后,舍身跳下去,还有的人用手指沾油,点燃起来,表示对观音的崇敬和信仰。峨眉山的舍身崖有几百米高,往下一跳,肯定摔死,连影子都找不到。对于峨眉金顶寺庙中的和尚来说,倒也省事,多念几句阿弥陀佛罢了。潮音洞只有二十来米高,下面还是水,跳下去未必送命,倘若摔个半死,哀号不断,庙里的和尚、尼姑焉能不管?如果坐在山门前燃指就更危险了。烧个血肉模糊,庙里还要开个烧伤外科。万一引起火灾,烧毁寺庙,可不是好玩的。
  在潮音洞前立有一块石碑,上书六个大字:“禁止舍身燃指”。
  碑文非常通俗易懂。“观音慈悲,现身说法,是为救苦救难。岂肯要人舍身燃指,今皈依佛教者信心修众,善行自然圆满,若舍身燃指有污禅林反有罪过,为此立碑示喻,倘有愚媪村氓敢于潮音洞舍身燃指,主持僧即禁阻,如有故犯,定行缉究。” 
  立这块碑的是定海总镇都督李分。
  这块碑的逻辑很清楚。先是说理,要修身养性,多做善事,并不一定要在形式上走极端。立碑的官员把那些跳崖自残的称为“愚媪村氓”,说白一点,一帮傻冒,一点都不客气。官府委托庙里的和尚管管,如果不听的话,还要缉拿追究。李分是个好人,不仅有同情心,头脑也相当冷静,否则,好官我自为之,何必管这些闲事?

0

我来说两句:

用户名: 密 码: 注册

评论

  • 暂无